恪守规矩、不近人情的日本教授

快一周以前(周一)的日语课,我的一位同学,大概是因为对动漫感兴趣的原因,跟我说要来蹭课。我当时也没考虑太多,觉得这样也不错,多一个同伴。

我因为之前还有一些事情,比较迟来到教室。看到这位同学坐在比较靠后的位置,我便说还是坐第一排比较好。后来想想,做第一排倒也没什么,主要是我们坐的位置实在是太显眼了,我们坐在第一排的最左边,正对着日本教授。

上课没多久之后,日本教授便把签到单(这是我上过的唯一有签到制度的课)递给了我的同学。我同学因为没有正式报名这门课,便把签到单转递给了我。日本人教授一块他没有签到,便问他是不是没有报名这门课。我同学倒也诚实,说他只是过来陪我上课的。

结果,让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日本教授“义正言辞”地要求他离开教室。我同学显然不是那么甘心地离开,便试图与日本教授沟通,告诉她就让他旁听这么一节课。可没想到日本教授就是不同意,告诉他根据规定没有报名就必须要离开教室。

我同学最后无可奈何,还转过来问了问我有什么看法。我告诉他还是离开吧。

最后我同学只好灰溜溜地从侧门离开了。

后来我跟其他一些朋友们分享过这个事情,他们对我的看法是,我的表现有点“奴才相”。他们觉得我应该和我同学一起离开教室。

不知道各位读者有没有和日本人打过交道的经历?一起分享一下吧。

在加拿大驾驶汽车的体验

我这两周在准备加拿大的汽车驾驶考试的第二阶段(总共分为三个阶段,第一个阶段是笔试、第二个阶段则是上车考试、第三个阶段则是上高速公路),每个阶段之间均需间隔一定的时间,比如说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一般情况下要间隔一年才能考试。

而我虽然有中国的驾照,但是因为加拿大并不承认中国的驾照,因此才必须在这里重新进行考试。

继续阅读 “在加拿大驾驶汽车的体验”

我的初中——初中三年回忆录

三年以前我创建陈攀博客的时候,只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记录高中生活最后的时光。然而,初中的生活同样值得记忆,更何况初中开始的那一年,距今已有八年之久了,而初中结束的那一年,也已经是五年之前的事情了。而我最后一次出现在初中的校园里,应该是在2017年的时候了。

可以说,初中的许多事情,我已经记不清楚了,尤其是那些看似无关紧要的琐事。如今回想起遥远的初中时代,我所能想起的,不过是那些屈指可数的“重大事件”罢了。

真是后悔当年我没有记日记或者是写博客的习惯,才让那些曾经的人、事、物都随着时光慢慢地在我的脑海中消失殆尽。

目录

  1. 我的初中——“协议”重点班

我那台起死回生的Kindle

我的Kindle购买于2015年。虽然看书不多,但是总是爱到哪都带着Kindle电子书。

最近我把Kindle重置了,变成了英文版,想多阅读一些英文书。就买了一本Stillhouse Lake看了看,感觉好像还不错。不过今天我没有打算写读后感,或者是读中感,而是要来谈谈我这台大难不死的Kindle。

继续阅读 “我那台起死回生的Kindle”

一次“一往无前”的跑步经历

以前每次在跑步机上面跑步,都习惯跑一会,就看一看自己跑了多久,然后计算着和自己目标时间,比方说45分钟的差距。结果看时间的频率越来越快,但却依然无助于我快速完成“任务”,好在我还算是一个比较能够坚持的人,目标基本上会达成,只是中间实在是太难受了,每次都要想着,怎么还有这么久?

继续阅读 “一次“一往无前”的跑步经历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