惊险的一天

今天是我从沈阳启程回福州的日子。一位学长、一位同学,都是老乡,与我结伴而行。一切顺利,直到我登机之后,屁股尚未坐热之时。

这是怎么一回事呢?我有一个毛病,就是从外地回家,或者是从家到外地,总是喜欢尽可能多地带东西。除去昨天由中通快递寄出的一整箱衣服外,我今天有提了一个大箱子,背了一个书包,手拿着一个书包,而又挎着一个单肩包。而这单肩包,就是这一切让我痛不欲生的根源。

继续阅读 “惊险的一天”